• 信用信息
  •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 站內檢索
信用房地產 > 信用動態

200萬就能調高評級?中紀委曝光信用評級領域系列腐敗案

2020-12-15 09:52:08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近日,知名評級機構東方金誠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原總經理金永授、東方金誠江蘇分公司原總經理崔潤海被“雙開”,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東方金誠系列腐敗案是典型的小行業、大腐敗。作為國有信用評級機構高管,金永授和崔潤海憑借手握的金融資源和職務便利,損公肥私搞利益輸送,肆意妄為收受財物,涉案金額巨大。

??今年是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收官之年。查處該案是落實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精神、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的重要舉措,是金融反腐從傳統信貸領域向中介信息服務領域拓展深化的積極突破。

??收取“評級費”,為企業信用評級提供幫助

??2019年12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在進行線索核查中發現,銀保監會會管企業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東方金誠江蘇分公司總經理崔潤海與他人合謀,幫助江蘇某企業調高信用評級,收取巨額好處,涉嫌職務犯罪。2020年1月3日,崔潤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崔潤海先后任職的大公國際和東方金誠,是兩家國有信用評級機構,在國內金融市場具有一定影響力。“我們初步判斷崔潤海很可能引出信用評級領域腐敗窩案串案。專案組加大辦案力度,促使其盡快交代問題,并以此為契機深入了解信用評級領域黨風廉政建設情況。”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有關同志告訴記者。

??崔潤海很快交代,為感謝在信用評級方面提供的幫助,曾送給時任東方金誠公司總經理金永授好處費。

??2020年1月10日,崔潤海被留置后不久,東方金誠組織召開了中層及以上管理人員警示教育大會。兩天后,金永授主動投案接受審查調查。

??經查,崔潤海利用擔任大公國際營銷副總裁、市場開發部市場總監,東方金誠江蘇分公司總經理的職務便利,為多家企業信用評級提供幫助,為數家證券公司介紹發債業務,收受巨額賄賂。金永授利用擔任大公國際評審委員會主任、副總裁、總裁,東方金誠總經理的職務便利,為多家企業信用評級提供幫助,為相關銀行介紹工程項目,收受項目介紹人、受評企業賄賂。

??隨著金永授、崔潤海的到案,信用評級領域腐敗窩案的“蓋子”逐漸被揭開。

??2020年7月1日,東方金誠一名部門負責人主動向組織交代問題;幾天后,又一名員工主動交代違規收取“評級費”等問題……截至目前,除東方金誠4名人員外,東方金誠系列腐敗案還涉及多名其他金融機構工作人員。

??量錢評級、“熟客”作案、人多面廣,評級尋租花樣多

??作為國有信用評級機構高管,金永授、崔潤海是如何利用評級大肆撈錢的?

??信用評級是指以一套相關指標體系為考量基礎,標示出各類市場參與者及各類金融工具發行主體償付其債務的能力和意愿、度量違約風險程度的活動或過程。一般分為企業信用評級、證券信用評級、項目信用評級、國家主權信用評級,廣泛運用于債券市場等金融活動中。通常,被評定機構評定信用等級越高,在資本市場中的融資成本越低;信用評級機構聲譽越高,被投資人采用的越多。因此,資本市場中發行人普遍具有獲取權威信用評級機構高信用等級的動機,這一定程度上制造了評級尋租的空間。

??在懺悔錄中,崔潤海講述了他第一次利用評級尋租的經歷:“客戶表示愿意多拿些好處費來調高信用級別。為順利通過評審,我請求評審委員會主任幫忙,又約了主管評審的總裁與客戶一起吃飯,客戶獲得總裁認可。我認為調高級別沒有太大問題,就答應了客戶的訴求,他也表示愿意拿出200萬元作為酬謝。為確保萬無一失,我又分別做了其他評委的工作。評級報告如愿以償出具,客戶也兌現了酬金。”

??“從這以后,自己發現一次級別的調高居然能值這么多錢,比做一個項目幾萬元的提成多幾十倍甚至上百倍。”崔潤海說。

??信用評級領域的管理寬松和級別標準的彈性,為想要撈錢的人提供了機會。其尋租過程通常較為隱蔽,多數是背靠背私下交易。

??金永授在懺悔錄中寫道:“為怕別人發現,我對自己關注的項目,都是采取比較隱蔽的方式,雖然表面上不直接介入和操縱評審工作,但我多次通過與評審委員會主任及部分評委個別交流,或借安排企業來訪之機發表個人傾向性意見,以此來影響評審結果。”

??金永授交代,他收受的賄賂80%以上都是身邊所謂“好朋友”所送。“這些錢我不敢放在家里,也不敢去消費,大部分借給了朋友。因為收錢的事怕我愛人知道,她對自己和我的要求很高,對不廉潔的行為極其反感。”金永授說。

??“東方金誠系列腐敗案,暴露了信用評級領域腐敗的一些特點。”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有關同志介紹:“一是論單收費、量錢評級。信用級別買賣是信用評級行業尋租的重要形式,即以調高信用級別為籌碼,收受受評企業好處費。二是利益勾結、‘熟客’作案。其腐敗問題難以一人成案,需要評級機構人員、受評企業和債券承銷商等各利益相關方聯合作案。評級機構內部也往往需要領導人員、評審人員、作業人員、市場人員上下其手,因此很容易形成窩案串案。三是面廣人多、案情交叉。需要形成查辦合力,才能查清案件。”

??基層黨建形同虛設,13個分公司均未設立黨支部,黨員長期不參加組織生活

??東方金誠系列腐敗案一位涉案人員在懺悔時說,作為金融高管,自己存在“以‘資格’和‘專家’自居的趨向,重技術而輕思想,重經驗而輕學習。”

??理論學習不夠,思想未及時得到改造,這是金永授、崔潤海等人被誘惑絆倒的重要原因。

??金永授在懺悔錄中寫道——

??“我博士畢業后走上工作崗位,在外企工作4年,在大公國際工作14年。這18年間,除交納黨費時還記得自己是共產黨員,其他時間把黨員身份忘得一干二凈。”

??“到東方金誠后,作為公司黨委委員,參加‘三會一課’等活動,我明顯存在剛開始認真、后來流于形式的情況。看書聽課時,很多方面一知半解,沒有真正學懂弄通、入腦入心。在學習總結和心得撰寫上,不是結合自身和崗位查擺問題,而是更多照抄網上資料,通篇官話套話。平時工作中,明顯存在重業務、輕黨建的傾向,一崗雙責履行不到位,每月主持經營會議也是只談業務不談黨建。”

??理想信念“總開關”常年失修,思想就會漸趨庸俗化。正如金永授所說:“雖然我也有振興民族評級行業的理想,但這種理想抱負始終沒有與自己作為黨員的理想信念初心使命相結合,想的更多的只是追求個人名利。這種理想抱負必然是脆弱的,是經不起利益考驗的。”

??這暴露了東方金誠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落實不到位等問題。在東方金誠,基層黨建工作形同虛設,13個分公司均未設立黨支部,基層黨員組織關系掛在公司總部,支部成員分散,黨員長期不參加組織生活。金永授作為公司總部班子成員,自身要求不嚴格,“一崗雙責”更是無從談起;崔潤海作為分公司負責人,組織關系卻在總部第二黨支部,長期游離于組織教育監督之外。

??推動彌補信用評級領域監管漏洞和制度短板

??個人出問題,組織有責任。案發后,中國東方公司黨委對東方金誠黨委班子進行了調整。

??2020年6月23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負責同志到東方金誠公司,召開公司全體高管座談會,宣講中央對查處金融腐敗的政策,指導中國東方公司黨委、紀委對東方金誠黨的建設、內部管理、風險防控、置業風氣等進行集中整頓。

??2020年6月24日,中國東方公司舉辦了2020年警示教育大會暨首屆“廉潔東方日”活動。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有關同志分析,信用評級是一種預測服務,級別調整往往由人為確定,存在一定主觀判斷,企業和債券承銷商因此愿意公關評級機構,有的評級機構從業人員也敢于鋌而走險、買賣級別。

??針對這一問題,東方金誠建立市場人員團隊營銷機制,要求項目承攬過程中由兩名以上市場人員共同參與,單位或團隊負責人介入客戶管理,避免市場人員向客戶私許級別等問題;建立客戶回訪機制,對級別調整、退款及風險項目進行抽查,排查是否存在廉潔問題。公司還探索建立外部評審專家庫,對調級和違約等項目實行評級結果復評,運用大數據技術打造智能型評級系統等,多措并舉弱化評級主觀影響,壓縮評級尋租空間。

??國內信用評級行業起步晚,存在評審委員會獨立性不強、未實行非控制性股權結構、重業績輕管理等短板,有的評級機構甚至還存在“個別人說了算”的問題。著眼于提升信用評級行業的規范性,東方金誠深化公司治理,升級經營模式,優化人員管理,強化資質管控,規范職業道德,建立健全對失責人員的懲戒和禁業機制,重塑信用評級行業文化。

??東方金誠系列腐敗案不僅體現了個別黨員干部自身存在的問題,也暴露了企業監督管理上的漏洞。比如重招聘、輕管理;重業務知識培訓,輕廉潔金融教育;對關鍵重點崗位缺乏有力有效的監督。

??案發后,東方金誠建立健全責任落實制度機制、選優配強紀檢監察力量、防控重點崗位重點人員廉政風險,做好案件查辦“后半篇文章”。“我們這樣一個國有控股評級機構的紀委,一定要結合實際,將工作精力和焦點放在監督提醒上,放在制度建設上,放在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落實上,緊盯評審委員會成員、市場營銷人員等關鍵人,找到符合人員配置實際的小切口,做好與能力、力量相匹配的任務。”東方金誠紀委書記付巖峰告訴記者。

??“從案件查辦伊始,我們就把‘三不’一體推進融入辦案理念,深入剖析發案原因,聚焦突出問題,堅持邊查邊改,實現懲與治的同向、同步、同進。”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有關同志表示:“雖然發生了金永授、崔潤海案,但不能因此抹殺東方金誠近幾年的發展成果,抹殺整個團隊整個公司的成績。金永授、崔潤海不能代表整個東方金誠。這些前進中出現的問題越早暴露越早清理,就越能讓東方金誠輕裝上陣、奮力前行。”

??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在邊查邊改中促進完善發展

??“信用評級行業是國家重要金融基礎設施領域,行業規模雖小,但事關金融風險防控和行業穩定發展。金融的基礎是信用,信用評級是信用中的信用。做好信用評級領域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對深化金融反腐具有非常重要作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負責同志告訴記者。

??在案件查辦過程中,紀檢監察機關注重查找監管工作中存在的制度漏洞和監管空白,對國內信用評級行業存在的問題進行梳理分析,在邊查邊改中促進完善發展。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直接領導和銀保監會黨委全力支持下,會同駐有關單位紀檢監察組、公安部門、地方紀委監委等協調一致行動,形成查辦案件的強大合力,共同做好信用評級領域系列腐敗案件查辦和國內信用評級市場維穩工作。

??目前,中國信用債市場規模和信用評級市場規模均為全球第二。國內持牌信用評級機構主要有大公國際、東方金誠、中誠信、聯合信用、新世紀、鵬元等6家機構,都有15年以上發展歷史,業務量均十分可觀。2020年5月,《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指出:“健全覆蓋全社會的征信體系,培育具有全球話語權的征信機構和信用評級機構。”

??為提高行業集中度和競爭力,業界人士建議,加大對國資評級機構扶持力度,通過兼并重組做大做強2至3家國內評級機構,推動國資評級機構提升實力和國際知名度,服務國家經濟發展戰略。

??目前,除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上海證券交易所、深圳證券交易所可直接對評級市場進行管理外,財政部、發改委、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等部門都或多或少具備管理權,存在監管思路方式標準不一、監管空白與重復監管并存的現象。

??業界人士認為,針對當前監管責任劃分不清晰、部門間監管標準不統一、行業運行不規范等問題,有必要加強監管頂層設計,構建“防火墻”,探索實行集中統一監管,嚴格準入、禁入和退出標準,同時施加行業自律壓力,助力信用評級行業高質量發展。

七星彩票开奖结果历史 河北十一选五全双最长 正规的彩票软件 贵州遵义麻将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所有走势图 福建快三走势图一定牛下载 山东群英 福彩3d软件 宁夏麻将 海南琼崖麻将苹果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真网 广东福彩好彩一预测 陕西快乐10分app 456电玩游戏大厅下载 北京麻将下载安装 0140李逵劈鱼外挂 {"code": 200, "msg": "ok"}